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二手车 > 正文
“乳法”专家法国:小丑竟是我自己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5-09

  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现在看来并没有“速战速决”,这也让西方有了更多干预的可能性。

  2月27日,泽连斯基宣布要组建一支“国际军团”,号召全球有反俄倾向的外籍群体来乌参战,并且还放开签证、背景审核,并许诺重金奖赏。

  消息发布不久,欧美各国,甚至日韩、泰国都有赴乌参战,其中光在美国就有3000多人申请加入。据泽连斯基声称,仅到3月3日,就有来自16国共16000余人参加“国际军团”。

  这数目虽然大概率夸大,但应该也有一定规模,否则普京也不会发狠警告“这些人不会有战俘地位”!

  不过,几乎没谁敢派“本国军队”赴乌的,反而是若有本国士兵以“官方”身份参战,对应国家就如临大敌,马上展开调查或撇开关系。

  而这里面更离谱的,是法国,他们不仅不允许“法军”参战,甚至非法籍的军人,他们也要拦,哪怕你就是乌克兰人。

  3月1日,法国警方拦下了一辆开往乌克兰的巴士,发现30名乘客中有14名法国“外籍军团”士兵,他们都是乌克兰公民,向部队请假后,想回国参战的。

  这说来就复杂了。按照惯例,法国真就管不着他们,但这些乌克兰人虽不是法国人,也不向法国宣誓效忠,却也不能说他们是“雇佣兵”,这到底怎么回事呢?

  熟悉“乳法”知识点的朋友一定记得这句话:法国人只能在矮个子、女人以及外国人的领导下才能打胜仗。

  当然,这梗是英美人炮制出来的,黑得确实有点过分了,但第三点却可以在另一个维度成立。啥意思呢?此外国人非彼“外国人”,因为当代最有战斗力的几支法军中,相当一部分都是外国人组成的,也就是所谓的法国“外籍军团”。

  一来是法国外籍军团有一些中国籍士兵回国和某些头部军事自媒体合作,成为了网红;二来是当代法国在传统势力范围——西非搞军事干预的时候,外籍军团总是作为快速反应部队被第一时间部署,出镜率高;第三就是广大吃瓜群众都将它直接“误解”成雇佣军,加上佣兵网文流行,自然形成了人们心中的“梦幻形象”。

  不过,这个“误解”,是,也不是。从历史上看,就到在21世纪以前,说他们是雇佣兵倒还真没冤枉他们。

  当时,经历过大革命的法国群众普遍都对这次反动复辟抱有仇恨,即便法王路易十八想方设法施行仁政也无法平息人民的反封建决心,这使得波旁朝廷认为必须要出重拳,“惩罚刁民”。

  于是,路易十八死后,他弟弟查理十世刚即位,就开始大肆迫害群众,结果,1830年7月,查理十世被愤怒的巴黎革命群众推翻,狼狈逃亡英国,议会顺势将其废黜,并扶持其堂弟奥尔良公爵路易•菲利普为王。

  路易·菲利普一上台后,首先想着如何巩固自己的地位,但他已经信不过法国人民了。恰在此时,法国社会上也面临着很大的问题:大量外国移民的涌入导致社会治安水平低下,民族仇恨冲突加剧。

  菲利普手下的约瑟夫·苏尔特元帅想到一个绝妙主意:这些外国刁民肯定没有本国刁民那么恨陛下,而他们还备受歧视、生活贫困,不如给他们好处加以收买,这个可以达到一石二鸟之效,社会不稳定因素不就少了吗?

  就这样,1831年1月,路易•菲利普下令组建外籍军团,并许诺以丰厚的军饷作为好处,于是乎,大量外国人蜂拥而至。

  苏尔特元帅很快发现,如果不加以限制,招募来一群只想混吃等死、量多质差的“冗兵”,搞不好会反噬,于是乎,他严格限制数量,并进行一定的军事考核,大大提升了兵员素质。

  一开始,外籍军团是按照国籍单独编成的,比如第1团、第2团由瑞士人组成,第3团由德意志人组成,第4团由西班牙人组成,但中高级军官均为法国人。

  不过,菲利普对于外籍军团的态度很快发生了改变,他认为外籍军团人员三教九流,且不乏作奸犯科者,把他们放在境内更是个不稳定因素,加上他们就是群为钱而战的雇佣兵,忠诚堪比吕奉先,还是让他们去开辟殖民地吧,物尽其用,还能少死些法国人。

  于是,外籍军团仅仅组建半年后就被派往阿尔及利亚进行征服战争,并将当地的西迪·贝勒·阿贝斯作为军团总部,而外籍军团也被下令除了要紧急情况(如巴黎快投降),不得踏入法国本土, 只能在海外作战。

  菲利普组建这支军团本来只是想找点临时炮灰,在征讨完阿尔及利亚后,他就又想着再找个机会把这些炮灰全消耗完,这个机会很快来了。

  1833年,西班牙因为王位继承问题发生内乱,英法两国支持伊莎贝拉二世对抗造反的唐·卡洛斯,不过,法国却想着两头下注,没有公开支持,而是将整个4000多人的外籍军团“送”给了西班牙,并且声称这些人和法国没干系。

  搞笑的是,打完仗后的1838年,西班牙却找到法国,表示了谢意后,又将剩下的军团“还”给了法国:仅存63名军官和500名士兵。

  这令法国大为意外,并对这些他们本来看不起的外国佬们刮目相看,结果,外籍军团不但没被取消,反而开始加大征兵力度。

  不过,鉴于这支部队在西班牙作战期间,因为单纯按国家或民族编组的方式,造成了部队内部冲突严重,且容易自立山头,时任外籍军团总司令约瑟夫•贝尔内勒决定将编组方式改为混编,规定法语为唯一通用语言,并让法国军官进行时刻监督,哪怕是私下聊天都得是法语,一旦被听到讲母语,轻则关禁闭、挨鞭子,重则开除,这番操作也让每个军团士兵连说梦话都是法语。

  其次,法军对外籍军团有着远超普通法军的苛刻要求,其中之一就是法军可以在特定条件下投降,但外籍军团则必须战斗到底。毕竟,这支部队的成员都是“外籍”,倘不如此严苛,这支部队将难以保持足够的忠诚度。

  此外,法国军方还注意到一个重大的难题——效忠认同,军团成员来自世界各地,成分和动机复杂,要让他们发自内心的“热爱”法国也不现实,毕竟,就连从小被教育“我们都是高卢人”的阿尔及利亚人,在成年后大多依然对法国没有丝毫的同胞认同,遑论这些雇佣兵。

  只是靠金钱抚恤和各种福利换不来真正的忠诚度,纵观千年历史,那些只为金钱物质利益而战的部队是无法形成长久战斗力的,且会有反噬雇主的可能。

  于是,法国人创新地生造出一个认同——军团本身的认同,强调“绝不投降”是参加外籍军团必须遵守的“职业道德”,提出口号“勇气和纪律”(1920年至今改为“荣耀与忠诚”),并让军团士兵时刻牢记“我的祖国是军团”。

  此外,外籍军团还特别规定,如果作战目标是该士兵的母国,其有权拒绝作战,同样,如果该士兵要回去保家卫国,军团方面也不得阻挠。所以这次乌克兰籍士兵想回国,法国进行阻挠那是违背了自己的“祖宗之法”。

  受到重视、经过整训的法国外籍军团实力大增,并在之后的克里米亚战争中表现勇猛,不仅折服了英国、土耳其盟友,甚至连对手沙俄都感慨这群“为法国而战的外国人”不好对付。

  至此,外籍军团随着法国殖民的步伐踏遍大半个地球。其中,真正让其一战成名的是“卡梅伦战斗”,这一仗发生在遥远的墨西哥。

  1861年7月,墨西哥总统贝尼托·胡亚雷斯下令停止支付外国借款的利息,墨西哥三个最大的债主英国、法国和西班牙蒙受了损失,三国于这一年的10月签订条约,法国国王拿破仑三世派遣包括外籍军团在内的法军,与英西两国一起,组团前往墨西哥“武装讨债”。

  1862年1月,三国的舰队到达墨西哥,一开始三个帝国主义国家狼狈为奸,协同作战。

  但很快,三国之间出现了分歧,英法就是想要钱罢了,可法国野心太大,想顺势攻下墨西哥首都,扶持一个亲法的君主制政权。

  于是乎,到了4月,英、西跑路了,法军却孤军深入墨西哥,而外籍军团自然又成了急先锋。

  4月30日凌晨6点,担任维护交通线名军官)沿路巡逻时,来到了一处名叫卡梅伦的废弃农庄附近,恰好和大约250人左右的墨西哥骑兵团遭遇。

  墨军发现这支小分队后,没有立刻交战,而是又招来一个骑兵队和四个步兵营共计2000多人,并试图劝降这62人,却遭到拒绝。

  墨军遂发起进攻,这支法国外籍军团的头目当茹上尉指挥手下负隅顽抗,战至11点,当茹被击毙,随后,队伍由中尉维仑接替指挥。

  墨军发现,这支“法国军队”与众不同,不仅极端凶悍,在弹药打完后,竟然举起刺刀疯狂刺杀,丝毫不惧。最终,墨军付出了牺牲190人,300多人受伤的惨重代价才攻克卡梅伦农庄。

  外籍军团一方被击毙43人,还有17人重伤被俘,还有2人竟然拿着刺刀誓死不降,浑身污血,眼神中满身杀气。

  墨西哥人无法理解,这群“法国佬”为何如此狂热卖命,好像这是在保卫他们的国土,自己反而成了“侵略者”,墨西哥指挥官米兰上校目睹这一切后惊叹道:“他们不是人!他们是魔鬼!”

  不过,米兰上校是个十分慕强的人,他竟然命令留下这2个人的性命,甚至还答应了他们提出的荒唐要求:不缴械投降,还要举着军旗护送当茹上尉的遗体返回驻地。

  这一仗被法国大吹特吹,外籍军团也把这事当作自己的无上荣耀,当茹上尉的假手后来被送回,成为外籍军团的圣物,被收藏在位于法国欧巴涅的外籍军团博物馆中。

  更无语的是,他们还把4月30日被定为“卡梅伦日”,不仅立碑铭刻,而且每到这一天,外籍军团都要以隆重的仪式来进行纪念,让老兵捧出装有当茹上尉假手的方盒,供所有成员瞻仰,这架势犹如组织瞻仰圣物一般。

  从此,法国政府开始重视起这支军团来,他们发现,这群人在金钱、物质利益,以及“军团荣誉”认同的洗脑下,执行起作战命令来是毫不迟疑,对侵略征伐作战毫无负罪感,甚至渴望杀戮,这种狂热以及远远超过普通的法国军队。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1871年3月5月,法国爆发“巴黎公社运动”,广大无产阶级群众试图建立起革命政权。

  这是外籍军团建立来第一次回到法国执行军事行动,这群“法外狂徒”大肆屠杀革命群众,这些为反动政府服务的外籍士兵手下沾染了无数法国人民的鲜血,完全泯灭人性,其反动特性暴露无遗。

  在1884年中法战争时期,法国外籍军团大肆屠杀中越军民,并在越南宣光城战斗中,让清军云贵总督岑毓英指挥的滇军、黑旗军付出了巨大牺牲,并在1885年法军入侵台湾时,一马当先登陆基隆,和清军短兵相接。

  而这群“法外狂徒”在1885年3月中法镇南关决战之际被中国军民重创,数以百计的士兵被击毙,最终落荒而逃。

  清军爱国将领冯子材还在镇南关前插上木桩,写上“我们将用法国人的头颅重建我们的门户!”狠狠羞辱了包括外籍军团在内的各法国侵略军。

  外籍军团作为法国殖民者的得力帮凶可谓血债累累,罪恶滔天,但这些人却也是法国军队里最悍勇的存在,逐渐开始被法国人接受。

  到了一战时期,外籍军团4万多名军人参与了包括索姆河战役、埃纳河战役、凡尔登战役在内的许多重要作战,在加里波利之战以及马其顿前线也付出了许多伤亡,也成为法国陆军中获得殊荣最多的单位,并在战后扩充到3万余人,分别驻于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叙利亚和中南半岛,

  到了二战,法国表现拉胯,本土很快沦陷不说,在海外的外籍军团也发生了分裂,一度在到底听命于傀儡维希政府,还是忠于“自由法国”上发生剧烈分歧,甚至发生交火,不过最后大多数部队还是选择效忠戴高乐,在北非投入了反法西斯战斗中。

  当然,这种所谓“分歧”跟外籍军团的基层士兵基本没啥关系,完全是中高层的法籍军官之间的争斗,最后哪一批军官得势了,那部队就跟谁。

  二战中,拥护戴高乐的军官们得势了,外籍士兵自然选择反法西斯,但这样的情况同样也适用于相反的局面。

  1958年,戴高乐政府急于从阿尔及利亚脱身,最终选择顺应潮流,给予阿尔及利亚独立地位。结果这得罪了极右翼分子,尤其是旧军官团体,其中也包括外籍军团的一些保守派军官。

  他们一度差点起兵谋反,想刺杀戴高乐以继续战争,幸好行动被挫败,参加叛乱的外籍军团第一伞兵团被解散。

  在外籍军团常驻“祖国”后,为了防止其生乱,法国方面再度对其进行改革,比如服役满5年后就能申请法国国籍,享受法国人待遇,同时也开始了背景审查,尤其是无犯罪证明等手续,尽可能杜绝不法之徒加入,以免他们滋扰法国百姓。

  此外,法国军方也开始着手让外籍军团逐渐融入法军中,他们的角色被定义为快速反应部队,以随时应付小规模的军事行动,由此,其训练苛刻程度也远超其他法国部队。

  首先,凡应征人员都要先经过智力、体能、综合素质等一系列的复试项目,时间约需30天左右。

  每年报名应征法外的人员多达上万人,但最终能被录取者只有1300左右,其余人都是在一个月复试中被淘汰。

  而这4个月强化训完全是以特种部队的标准来,其严苛残酷程度令人发指,士兵们每天都要进行数个小时的烈日暴晒,以及十几公里的急行军训练,一直会让你走到次日清晨,期间晚饭都不许吃。

  寒冬时节还被要求洗漱时候只能穿一条内裤,晚上12点睡觉,早上5点起,教官会不定期无故折磨人,并且各种羞辱找茬,并且还伴随着残酷的体罚。

  比如将你埋入土中只剩脑袋,把食物丢进马桶或整个晚上罚你在后山挖洞,不许睡觉。

  更变态的是,还会突然把你蒙眼送到十几公里外的陌生区域,这使得许多士兵经常迷路,等回到基地已经凌晨5点,这时候到了起床时间了,不好意思,你训练照旧,还可能没饭吃。

  最折磨人的就是在你犯错后,教官还会“连坐”无故惩罚其他战友,让周围人憎恨你,这种生理心理上的折磨甚至让许多人患上PTSD。

  等这噩梦般的4个月结束后,才能真正成为外籍军团的正式一员,之后还会有包括法语、军事战术、射击、跑步等考核,最后按照考试名次以及你擅长的技能被分配到相应的部队。

  等分配完成后,你还得根据所在部队的不同情况,重新进行训练,比如分到伞兵部队,要进行高空跳伞训练,工兵部队要进行布雷、排雷训练等等。

  但是,外籍军团所有部队都被要求掌握突击战术、援救人质、摧毁目标、敌后骚扰等能力。

  一般新兵和军团会签署一个为期5年的第一期合同,假如表现良好,新兵与外籍军团的第一期合同5年满后,如果你平时表现好,部队会请你续约,表现不好,滚回老家。

  当然,这一切完全是在人自愿的基础上,非强制性,合同可以续签1年、2年或3年,每年底都有考核,如果不过体能关,也是要离开部队的。

  一般来说,只要服役满15年就可以退伍,并且可以拿法国政府的退伍金,并享受法国公民的各种待遇。

  到了1999年,根据相关法规的调整和法国陆军的再编,外籍军团作为法国陆军正规军的地位更为强化,终于彻底摘下了雇佣兵的帽子,被完全当做法国军队。

  法国军方在介绍外籍军团的时候,都特别强调,外籍军团不是外国人部队,而是法国正规军,他们都是法国人的军队。

  所以咱们也就能明白,为什么这次法国对“乌籍”的外籍军团士兵“回国参战”反应这么大,因为你可是“法军”啊,这一去那可就是法军直接向俄罗斯开战,谁担待得起?

  此后,外籍军团的待遇逐年提高,甚至比普通法军要好,当然,相应的代价就是必须冲在最危险的前线,成为法国所倚重的力量。

  只是,即便是法国方面多次强调外籍军团就是法国军队,却依然让外界包括法国人自己感到疑惑,因为外籍军团始终都得靠所谓“军团即祖国”的认同来维持对法国的“效忠”,让那么多外国人建立对法国的国族认同几乎不可能做到,如果舍弃了“军团认同”,他们还能对法国有多少感情呢,最多还是如那些贪婪的雇佣兵和雇主间脆弱的关系。

  外籍士兵们始终都对法国及其他法军部队存在隔阂,毕竟,他们为了法国的大国面子在最危险的地方作战,他们的待遇高,但和法国本土部队相比还是可以随时被舍弃的棋子,这种尴尬的局面在可预见的未来也是难以改变的。

  就像这次俄乌战争,那些乌克兰籍的法外籍士兵第一时间选择守卫的依然是自己的祖国,即便他们在法国能得到远高于自己国家的物质、金钱待遇。

  而对于法国人来说,这些外籍士兵始终都如养不熟的白眼狼,存在隐患,但从战斗力上却无法摆脱对外籍军团的依赖。